加載中,請稍等...

                          人物簡介 | 作品欣賞 | 相關文章 | 發表評論

                        褚遂良(596-658)


                        《枯樹賦》
                        褚遂良《枯樹賦》墨拓 冊 行書 貞觀四年(630) 日本三井紀念美術館藏

                           褚遂良《枯樹賦》墨跡已佚,僅有碑刻拓本傳世。帖高25厘米。39行,共467字。《枯樹賦》款題貞觀四年(630)為燕國公(于志寧)書。

                           《枯樹賦》用筆清勁飄逸,字勢欹正相生,結構展促合度。明王世貞評稱:“掩映斐疊,極有好致,……有美女嬋娟,不勝羅綺之態。”明代周天球稱:“整密秀潤, 不少露北海姿態, 亦盡氣為褚敵者。”(見《支那南畫大成。題跋集》。)《 聽雨樓帖》、《玉煙堂帖》、《 戲鴻堂帖》、《 鄰蘇園帖 》等均收入, 而以《聽雨樓帖》所刻為精。又, 元代趙孟頫、明代董其昌皆有墨跡臨本傳世。

                           《枯樹賦》是南北朝時期文學家庾信羈留北方時抒寫對故鄉的思念并感傷自己身世的作品,全篇蕩氣回腸,亡 國之痛、鄉關之思、羈旅之恨和人事維艱、人生多難的情懷盡在其中,勁健蒼涼,憂深憤激。庾文褚書,雙璧耀史。據說毛澤東晚年甚愛此賦,常讀其中“昔年種柳,依依漢南;今看搖落,凄愴江潭。樹猶如此,人何以堪!”

                        《枯樹賦》

                        《枯樹賦》

                        《枯樹賦》

                        請點擊右鍵逐頁下載圖片[1][2][3][4][5][6][7][8]

                        《枯樹賦》原文

                        殷仲文風流儒雅,海內知名。名異時移,出為東陽太守。常忽忽不樂,顧庭槐而嘆曰:“此樹婆娑,生意盡矣。”至如白鹿貞松,青牛文梓,根柢盤魄,山崖表里。桂何事而銷亡,桐何為而半死?昔之三河徙殖,九畹移根,開花建始之殿,落實睢陽之園,聲含嶰谷,曲抱云門。將雛集鳳,比翼巢鴛,臨風亭而唳(lì)鶴,對月峽而吟猿,乃有拳曲擁腫,盤坳反覆,熊彪顧盼,魚龍起伏。節豎山連,文橫水蹙(cù),匠石驚視,公輸眩目。雕鐫(juān)始就,剞(jī)劂(jué)仍加,平鱗鏟甲,落角摧牙,重重碎錦,片片真花,紛披草樹,散亂煙霞。

                        若夫松子、古度、平仲、君遷,森梢百頃,槎(chá)枿(niè)千年。秦則大夫受職,漢則將軍坐焉。莫不苔埋菌壓,鳥剝蟲穿,或低垂于霜露,或撼頓于風煙。東海有白木之廟,西河有枯桑之社,北陸以楊葉為關,南陵以梅根作冶,小山則叢桂留人,扶風則長松系馬。豈獨城臨細柳之上,塞落桃林之下。

                        若乃山河阻絕,飄零離別,拔本垂淚,傷根瀝血,火入空心,膏流斷節。橫洞口而攲(qī)臥,頓山腰而半折。文袤(mào)者合體俱碎,理正者中心直裂。戴癭銜瘤,藏穿抱穴,木魅旸(yáng)睒(shǎn),山精妖孽。

                        況復風云不感,羈旅無歸,未能采葛,還成食薇,沈淪窮巷,蕪沒荊扉,既傷搖落,彌嗟變衰。《淮南子》云:“木葉落,長年悲。”斯之謂矣。乃為歌曰:“建章三月火,黃河千里槎(chá)。若非金谷滿園樹,即是河陽一縣花。”桓大司馬聞而嘆曰:“昔年移柳,依依漢南;今看搖落,凄愴江潭。樹猶如此,人何以堪。”

                        【資料來源】二玄社印原色法帖選-21《褚遂良枯樹賦哀冊》

                        【附錄】
                        《米芾臨本》(傳)
                        《趙孟頫臨本》
                        《董其昌臨本》

                        日本成本人片视频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