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a2swc"><small id="a2swc"></small></acronym>
<acronym id="a2swc"><optgroup id="a2swc"></optgroup></acronym>


加載中,請稍等...
 人物簡介 | 作品欣賞 | 相關文章

張即之(1186-1263)


《汪氏報本庵記》

《汪氏報本庵記》 

     南宋書法家,字溫夫,號樗寮,歷陽烏江(今安徽省和縣)人。生于名門顯宦家庭,為參知政事張孝伯之子,愛國詞人張孝祥之侄。以父蔭銓中兩浙轉運使。舉進士。歷官監平江府糧科院、將作監薄、司農寺丞。后知嘉興,以言罷。特授太子太傅、直秘閣致仕。史稱其博學有義行,修潔,喜校書,經史皆手定善本。

     張即之是南宋后期力挽狂瀾、振興書法藝術,窮畢生之力以改變衰落書風的革新家,稱雄一時。據《宋史》記載,張即之“以能書聞天下”。女真族雖然遠在北方,與南宋政權處于敵對地位,但對于張即之的翰墨作品,卻不惜用重金購求。其書法初學歐陽詢、褚遂良和顏真卿,繼而轉師米芾,并能“獨傳家學”,而以張孝祥書為主調,參以晉唐經書漢隸,加上受禪宗哲學思想的影響,故而達到了一種獨特的書法藝術風格與境界,自成一家體系。這種體系是他在繼承古人前輩傳統技法的基礎上,汲取眾多營養而后大膽創新形成的。后世書壇有人譏張即之書有意為“怪”,不合“規矩”,并斥之為書法“尚意”,追求“意趣”,表現個性。宋初文壇領袖歐陽修便提出,書法不能專師一家,模擬古人,而貴在“得意忘形”,自成“一家之體”,否則為“書奴”。后來,明代安世鳳在《墨林快事》中亦曾云:“樗寮書,昔人斥為惡札。今評其筆意,亦非有心為怪,唯象其胸懷,原與俗情違逆,不知有勻圓之可喜,峭拔之可駭耳。自開天以下,千奇萬異,何獨字法不得任情哉!?”在這里,安氏既闡明了張即之書法的特色,又從“意趣”這一藝術的審美角度反駁了所謂“惡札”之說。

【作品欣賞】↑TOP
張即之《書樓鑰汪氏報本庵記》紙本行楷 29.3×91.4cm 遼寧省博物館藏
張即之《書杜詩卷》紙本楷書,35.5×1464.6cm 淳祐十年(1250)遼寧省博物館藏
張即之《佛遺教經》紙本行書 28×867.9cm 寶祐三年(1255)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張即之《雙松圖歌卷》紙本楷書 33.8×1196cm 寶祐五年(1257)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張即之《臺慈帖頁》 紙本行書 30.9×43.1cm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張即之《書王禹偁待漏院記卷》皮紙楷書 41.5×2665.5cm 上海博物館藏
張即之《致殿元學士尺牘》冊 紙本行書 30.7×53.6cm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張即之《致尊堂太安人尺牘》冊 紙本行書 29.5×47.2cm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張即之《疇昔帖》紙本行草書 27.1×31cm 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藏(北山堂捐贈)
張即之《斂襟談老氏詩楷書冊》 紙本楷書 26.5×13.6cm 舟齋周煦良先生收藏
張即之《溪莊帖》紙本行草書 27×23.6cm
張即之《棐茗帖》紙本行書 26.8×23.6cm
張即之《楷書度人經帖》 紙本楷書 59頁 每頁30.7×14.lcm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張即之《金剛般若波羅蜜經》 (局部) 紙本行楷 縱32.3厘米 日本京都智積院藏
張即之《華嚴經殘冊》紙本楷書 18.2×11.7cm×6
張即之日本禪院題字
疑:張即之《書李衎墓志銘》卷 楷書 29.3×604.5cm 淳祐五年(1245)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相關文章】↑TOP

日本成本人片视频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