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a2swc"><small id="a2swc"></small></acronym>
<acronym id="a2swc"><optgroup id="a2swc"></optgroup></acronym>


加載中,請稍等...

 先秦書法概況 | 代表作品人物 | 相關文章


大盂鼎


西周早期《大盂鼎》 中國國家博物館藏

   大盂鼎,高101.9厘米,口徑 77.8厘米。圓形,立耳,深腹,三柱足,頸及足上部飾獸面紋。為康王時貴族盂所作的祭器。傳為清道光初年出土于陜西郿縣禮村。原器出土之初,為岐山豪紳宋金鑒所有。后因家道中落,此鼎被其后人以七百兩銀子轉讓到西安。后來,又曾一度為左宗棠所有,數年后為答謝潘祖蔭的厚恩,左宗棠以此鼎相贈。此后,大盂鼎便成為潘家的傳世之寶,供于蘇州潘家大堂。1951年潘氏后人潘達于女士將其捐贈予上海博物館,1959年入藏中國歷史博物館(今中國國家博物館)。而另一尊同為盂所鑄之鼎,形制略小,習稱“小盂鼎”,器上銘文涉及西周與鬼方之間的戰事,但此器在輾轉收藏的過程中已不見蹤跡,僅于著錄中保存銘文拓本。

   大盂鼎器壁較厚,立耳微外撇,折沿,斂口,腹部橫向寬大,壁斜外張,近足外底處曲率較小,成垂腹狀,下承三蹄足。器以云雷紋為地,頸部飾帶狀饕餮紋,足上端飾浮雕式饕餮紋,下襯兩周凸弦紋,是西周早期大型、中型鼎的典型式樣,雄偉凝重。

   器內壁鑄銘文19行291字,記述了周康王二十三年九月冊命盂之事。銘文中周康王向盂講述文王、武王的立國經驗與商內、外之臣僚因沉湎于酒以致亡國的教訓,告誡盂要效法其祖先,忠心輔佐王室,并賞賜盂鬯、命服、車馬、邦司、人鬲、庶人等。《尚書?酒誥》是周公旦所作,用以告誡被封在商故地朝歌的武王少弟康叔封,文中有一語句“惟荒腆于酒,不惟自息乃逸,厥心疾很,不克畏死。辜在商邑,越殷國滅,無罹”,大意是說商紂好酒,不思其過,最終導致國滅邦亡。與大盂鼎銘文所言相合,透露出周人對于商人嗜酒誤國這一前車之鑒的警示。大盂鼎銘文是史家研究周代分封制和周王與臣屬關系的重要史料,一向為史學家所重視。

  此器銘文字體筆畫粗細不等,且如“王”、“在”、“正”、“土”等字中有許多圓形或方形團塊,象形意味仍較濃。又如銘文中“有”、“厥”、“又”等字波磔分明,體現了用筆過程中自覺的提、按意識。書法體勢嚴謹,字形,布局都十分質樸平實,用筆方圓兼備,具有端嚴凝重的藝術效果,是西周早期金文書法的代表作。

《大盂鼎》拓片



《大盂鼎》拓片局部

銘文:隹(唯)九月王才玟王受天有厥匿匍有四宗周令盂王大令在珷王方畯正厥民若曰盂不顯嗣玟乍邦辟在{雨于}御事虘又酉無敢酉舌有子灋保先王殷邊侯田{雨于} {此須}□(烝)祀無敢□有四方我殷正百辟率酉夔古天異臨耳昏殷述令隹肄于酉古喪巠敏朝夕入令女盂井乃讕享奔走畏嗣且南公王曰盂廴西召夾我一人{米豆}四方疆土易女鬯死□戎敏諫{雨于}我其遹省一鹵冖衣巿罰訟夙夕召先王受民受舃車馬易女且南公旂用□(馭)至于庶人臣十又三白辶獸易女邦□六百又五十又九人鬲千又五十四白人鬲自夫易尸□王夫<辶亟>□遷(遷)自厥土王曰盂對王休用乍若□(敬)乃正勿且南公寶鼎灋朕令盂用隹(唯)王廿又三祀

  大盂鼎銘文白話譯文:
  九月王在宗周冊命盂。王這樣說:"偉大英明的文王承受了上天佑助的重大使命。到了武王,繼承文王建立了周國。排除了那個奸惡,普遍地保有了四方土地,長久地治理著百姓。辦事的人在舉行飲酒禮的儀式上,沒人敢喝醉,在舉行柴、烝一類的祭祀上也不敢醉酒。所以天帝以慈愛之心給以庇護,大力保佑先王,廣有天下。我聽說殷朝喪失了上天所賜予的大命,是因為殷朝從遠方諸侯到朝廷內的大小官員,都經常酗酒,所以喪失了天下。你年幼時就繼承了先輩的顯要職位,我曾讓你就讀于我的貴胄小學,你不能背離我,而要輔佐我。現在我要效法文王的政令和德行,猶如文王一樣任命兩三個執政大臣來任命你,你要恭敬地協調綱紀,勤勉地早晚入諫,進行祭祀,奔走于王事,敬畏上天的威嚴。"王說:"命你盂,一定要效法你的先祖南公,"王說:"盂,你要輔助我主管軍隊,勤勉而及時地處理賞罰獄訟案件,從早到晚都應輔佐我治理四方,協助我遵行先王的制度治民治疆土。賞賜給你一卣香酒、頭巾、蔽膝、木底鞋、車、馬;賜給你先祖南公的旗幟,用以巡狩,賜給你邦國的官員四名,人眾自馭手至庶人六百五十九人;"賜給你異族的王臣十三名,夷眾一千零五十人,要盡量讓這些人在他們所耕作的土地上努力勞動。"王說:"盂,你要恭謹地對待你的職事,不得違抗我的命令。"盂頌揚王的美德,制作了紀念先祖南公的寶鼎,時在康王在位第二十三年。(


【資料參考】本頁部分內容參考青銅時代 

其他圖文由可嘉提供 選自《中國美術全集》

日本成本人片视频免费